糖不刀

我就像是台上的武生,浑身插满了flag:百粉爆照!酷爱来关注我啊!看我真诚的双眼!

 

【囚鸟】(5)

#也不知道还有木有人看了,这是好久以前的文了OvO


#我会一点一点慢慢更的,绝对不会弃坑


#顺便此更依然短小精悍。


#祝各位阅读愉快!


齐晟面上泛寒,一袭黑衣好似与边疆的夜融为一体。


“那刺客怎么样?”


跪在他脚边的士兵战战兢兢答道:“我们用尽了所有的方法,她……还是不肯招供。”


“哦?”齐晟摸摸下巴,“那倒是个烈性子。”


齐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泛白,霞光照在沙地上,几株枯草在风中瑟瑟发抖。


一旁侍奉的丫鬟瞧他醒了,顾不上什么礼仪就匆匆跑出去了。


不一会,齐晟撩开帐幕进来,手里还端着一碗药汤...

 

【喻王】锦鲤抄(1)

#老喻鱼妖设定,有一丢丢和锦鲤抄相似的人设……?其实题目和内容木有半毛钱关系TAT


#我又开坑了,说好一发完结的短篇结果我控几不住我记几


#我尽量早点填坑尽快完结


#祝各位阅读愉快


长安无人不知琴师王杰希。


若想打听王杰希,酒楼里随便喊来一个茶博士,他能说上三天三夜还不带重样的。当然,此时王杰希便不是琴师王杰希了,而是……


“要说这皇家最闲散的王爷,莫过于安王王杰希了。想当年,他本是手握十万兵权的大将军,后来兵符被收,反倒封作异姓王,明面儿上是天大的荣幸,暗地里可是再直接不过的削权。哎呀呀,真是可惜喽,可惜喽……”那一...

 

【白唐】骨剑

#本文为天刀同人衍生,cp为太白x唐门


#文笔极富小言特色,各位友军撑住啊


#祝阅读愉快!


那大概是个很早以前的故事了,我也只道听途说,略知一二,暂且不论真实与否,至少我愿信它了。

秦川是个相当古老的地方,常年的大雪将这并不甚繁华的大地点缀成纤尘不染的晶莹白玉,连生活在这里的人也是洁净无瑕的,就如仙人一样美好。太白剑派守护这片乐土已有百年,似乎它本该就在秦川。提起太白,最先想到的永远是铺天盖地的白和彻骨的寒,然后是感慨呀、太白弟子的情义。太白驻地有一池,池中沉剑无数,大多都锈蚀断裂了,唯有七柄长剑,直指苍穹,受尽风雨捶打,亦不能撼动一分一毫,...

 

【策瑜】故人叹

#cp为孙策x周瑜


#此文皆为杜撰,切勿上升正史!


#文章时间轴和部分事件参考自“互动百科”策瑜词条


#因为没有研究得特别仔细,文中若有历史上的错误,还望诸位不吝赐教!


#以上!祝阅读愉快!


周瑜仰躺在床上,屋里弥漫着淡淡的檀木香和苦涩的药味,小乔守在他的身边,低低呜咽...

 

【叶王】魔法师与大魔王(R18)

#啊啊啊老王敲可爱啊


#顺便 @丸 太太人生第一次R18献给你喽


#文笔渣渣轻喷,然后求评论!


#各位看官食用愉快,元旦快乐 ^_^


王杰希已经拎着扫把在大街上晃了两个小时了。


作为一名合格的魔法师,他优雅地抚平了长袍上的褶皱,长腿一跨,骑上了他心爱的小扫把,准备回归蓝天的怀抱——当然,这是不可能的。事实上,王杰希在吃瓜群众围观智障的眼神里从扫把上重重摔下,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思考人生。


他是在追踪大魔王叶修的时候被空间裂缝带到这个世界的,本来想用传送法阵回去,结果却发现自己的魔法在这里完全不起作用,而大魔王叶修也...

 

关于《Life》和《Time》《哎,上铺那个》抄袭问题

某科学的妖精(°ー°〃):

看到这个感觉好气哦
没有经过同意的放写算是抄袭吧

Tasry:

好气哦
每个文手写文要耗多少脑细胞知道吗?????
况且大大有多少粉丝???每个粉丝来一句都能怼死你!Ծ‸Ծ
好气哦!!!!!
心疼大大!!

  
  

Dasiv:

  
   

我耗完了我所有和你讲理的耐心,就这样吧。以及很抱歉,私信和你提醒希望你注意的是我朋友,和她骂完脏嘴就别回来和我卖萌了。我不接受,更不会原谅你还在和我最后回复...

 

与日同辉

通向墓地的街道好像也只有清明节这天才出奇的热闹,行人好像在沥青板上移动的鬼影,一面是脚下刺鼻的异味,一面是说不出来的阴森。


还真是难以忍受呐。


叶修慢腾腾点起一支烟,半靠在石阶上,惬意地吞云吐雾。


即使是穿着西装,也难改他慵懒的本质,却是正经了起来。


墓碑上少年的笑容已经泛黄,他长眠于此。在载有遗憾的18岁的夏季,在世人悲悯的目光中,他笑着,放肆大笑,笑这世态炎凉,笑这天地不公。


火光燃尽,散下一地烟灰,一点一点描摹着,最初的模样。


叶修觉得自己老了。


苏沐橙问:“叶修哥,你怕鬼吗?”


“怎么会怕呢。”叶修顿了一下,很认真的说道,“要是真有鬼就好...

 

尸者


人死后身体的质量会减轻21克,这就是所谓“灵魂的质量”。


失去的21克,是比人身体更为重要的组成。


某个漫漫黄昏,靠着阳台,残虹在眼底肆虐,咖啡的香味和氤氲的水气挡住视线,那个时刻,偶然看见被人们称之为“往生轮回”的东西,脑海里盘旋着数以万计的画面,爆炸,点点残卷纷飞,通过苍凉无人的黄沙曲道,和着塞北牧羊人的低吟,触碰到近在咫尺的,灵魂。


镜头切换,战火遍野,人们在哀嚎呜咽,一个个,被席卷入荒坟骨堆。耳畔萦绕的是来自深处的呼喊,反抗,挣扎,要主宰这不公的命运。


然后,失败了。


绝望的深渊里,苦苦煎熬。


最后选择遗忘过去,因为我不是我,你不是你。


我不是...

 

萌煞宝宝了


依旧是盗图!

呜呜呜,吃哥哥X镜玄的抱紧我!

哪位太太可以产文产图_(:зゝ∠)_

突然好萌这一对(*/ω╲*)

我……要……吃……肉……

 

【囚鸟】(4)

#蛤蛤蛤蛤蛤,大家快退散,我要开始撒狗血了!


#回忆杀啊回忆杀~


#以下正文,请愉快食用!又是一碗真·甜汤


“九弟这秉性该好好改改了,你现在在朕手里,凡事小心为上,切忌惹恼了朕,”齐晟的手搭在九王单薄的肩上,“否则朕不介意收了你,金屋藏娇。”

齐翰浑身僵硬,任由齐晟抱着。

是时,帐外脚步声混乱,隐约夹杂着惊呼哀嚎,一个小士兵急忙冲进来,撞见帝王怀抱着白衣美人,一副准备就寝的样子,也顾不上什么礼数,匆匆拿起佩剑站在帝王身前:“陛下,北漠蛮夷夜袭驻地,臣奉大将军之命前来护驾!”

话音刚落,异族士兵划破营帐...

 

© 糖不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